麻豆映画传媒app下载

.630shu.co,最快更新神级文明最新章节!

……

金乌西坠,明月升空。

惨烈的厮杀从白天一直持续到了午夜。

东海王庭那扇贝形的厚重巨门早已在厮杀中被轰成了碎片,就连那贝壳状的厚重外墙也早已支离破碎,再也起不到丝毫的防御作用。

残破的兵器,破碎的尸骸,一路从柔软细腻的白沙滩蔓延到了宫墙之内。这些尸体有东海士兵的,也有三海联军的,猩红的血水将整片白沙海都染成了淡红色,场面异常惨烈。

王庭深处的寝殿外。

“轰”的一声巨响,坚固的魔法防御罩就像是鸡蛋壳一样砰然碎裂,无数魔法光波顿时像烟花般炸裂开来,在幽深的夜色中看来格外显眼。

“哈哈哈哈哈~~防御罩破了!”

负责进攻的海妖将领布满血丝的眼底露出狂喜之色,想也不想就挥刀冲了进去:“这是最后一道防御罩了,胜利就在眼前!兄弟们,杀啊!”

“杀!杀!杀!”

杀了这么久,所有海妖族士兵早就已经杀红了眼,顺着防御罩碎裂后露出的通道就杀了进去,汹涌的气势像是能把遇到的所有敌人都撕成碎片。

呆萌小眼睛美女运动美照

然而,还没等他们冲进寝殿,一个身穿鲜红长裙的女人就出现在了他们面前,一柄像狼牙棒一样狰狞的金属钢鞭垂在她身侧,狰狞的倒刺上闪烁着雷霆和火焰的光辉,散发着让人头皮发麻的恐怖威势。

“不好!”

领头的海妖将领一个激灵清醒过来。

然而,人流的裹挟却让他想要后退都做不到。还没等他高声呵斥,阻止手下士兵继续往前冲,眼前的金鞭已经横扫而出。

“轰~!”

空气经受不住,发出爆裂般的轰鸣。

恐怖的冲击波如同潮水般席卷而出,雷霆的火焰的光辉瞬间充斥了整个视野。

领头的海妖将领脸色惨白,几乎没有任何抵抗之力的就被那恐怖的力量拍得骨断筋折,倒飞了出去。人还没落地,尸体就已经被可怕的雷火之力灼烧成了焦炭。

可怕的冲击波如同潮水般绵延开去,起码几十个海妖族士兵被冲击得倒飞了出去。可怕的雷火之力卷过,这些士兵瞬间变成了焦黑的尸体七零八落地掉在地上。

仔细看去,尸体上还在“噼噼啪啪”地闪烁着电光。

不过瞬息间,寝殿前的海妖一族士兵就被清空了一大片。

旁边另一个方向,老魔导师法杖一挥,周围空间忽然毫无预兆地扭曲,塌缩。

试图冲进寝殿的海妖一族士兵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一头扎了进去,瞬间扭曲暴血而亡。尸体一具具倒下,喷溅的血水染红了周围的海水。

海妖一族士兵气势汹涌,如同潮水般不断涌入,但在两人的守护下,竟愣是不能越雷池一步。即便有一些海妖一族士兵侥幸绕了过去,也会被守在殿中的大海怪瑟拉用粗壮的触手缠住,瞬间挤压成海鲜汁。

三个传奇级强者联手,竟愣是守住了摇摇欲坠的寝殿。

不过片刻的功夫,寝殿前的海妖尸体就已经铺了满地,猩红的血水在海水中肆意弥漫,刺鼻的血腥味浓郁到几乎让人的嗅觉失灵。

然而,寝殿内,各自驻守一方的三位传奇强者脸上却不见丝毫喜色,反而表情一个赛一个的凝重。

“这么下去不行,消耗太大了。”一袭红裙的莉莲娜举着狼牙棒一样的金鞭狠狠一扫,再次干掉几十个海妖一族的士兵,脸上已经微微见汗,“我晋升时间太短,能量储备不足,最多只能坚持半个魔月时。这还得是在穆戈尔·怒涛和阿瑟·冰川不出手的情况下。”

梅森老会长皱紧了眉。

眼下这种情况,他也没什么好办法。

要是对手只有这些海妖一族的士兵,他还能用空间屏障挡住他们,或者构建扭曲的空间把他们困在里面,虽然消耗大一点,但一劳永逸。

但对面不仅有阿瑟·冰川这个实力不下于他的传奇海王,还有穆戈尔·怒涛这个堪比半神的存在,他就算设置好了空间屏障或者扭曲空间,也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打破,根本没有意义,反而凭白多消耗魔力。

思忖再三,他忍不住叹了口气:“用消耗小的招式,能坚持多久就坚持多久。尽人事,听天命吧~”

说着,他忍不住扭头看了眼身后。

寝殿内,东海海王格雷厄姆·海歌浑身是血地靠坐在殿中装饰用的珊瑚树上,海蓝色长发凌乱地披散在肩头,脸色惨白如纸,已经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几个东海王族最忠心的护卫守在他身边,手里的武器都已经卷了刃,豁了口,身上都是血,状态也没比他好到哪里去。

要不是大海怪瑟拉按照黛希瓦·海歌的命令一直守在他们身边,就凭他们几个现在这种状态,随便来个小兵都能把他们干掉。

老法师叹了口气。

东海海王是黛希瓦那个小海妖的父亲,黛希瓦又深受吴辉器重,绝对不能死。真要是到了最糟糕的情况,就只能用空间魔法带着他们先撤了。

这也就是自己是空间系的魔法师,闲着没事的时候做了不少空间穿梭和瞬移类的魔法卷轴,要不然,他还真不敢陪着他们在这里耗,一个不小心就得把自己的小命搭上。

只希望他们的运气能好一点,吴辉和那个小海妖能在他们坚持不住之前出来吧~

“格雷厄姆老哥,事已至此,还不醒悟吗?”

就在老法师和莉莲娜两人愁眉不展的时候,北海海王阿瑟·冰川的声音忽然从包围圈外传了过来。

莉莲娜和老法师抬头一看,就见西海海王穆戈尔·怒涛和北海海王阿瑟·冰川两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游到了寝殿外。

月色下,阿瑟·冰川那一头随波摇曳的银色长发格外显眼。

放在平时,身为北海海王的他,绝对是所有人关注的焦点,然而,此刻,却根本没有人在意他。

所有人的目光都不自觉地落在了领先他半步的西海海王穆戈尔·怒涛身上。

穆戈尔·怒涛本就生得极有威仪,有种舍我其谁的霸气,此刻,在海神三叉戟的衬托下,他整个人的气质更是拔升了不止一截,一身的威势恐怖到让人头皮发麻,就像是那传说中凌驾于所有海洋生物之上的绝对皇者一般,君临天下,俯瞰众生。

随着他的到来,就连周围的海水都骤然翻涌起来,仿佛在为着他们的到来欢呼雀跃一般。

莉莲娜漂亮的桃花眼骤然眯起,浑身的肌肉都在瞬间绷紧到了极致,握住铁鞭的右手用力到骨节发白。

老法师的神经也一下绷紧了,空着的左手里瞬间多出了一个空间魔法卷轴,随时准备出手。

“醒悟?哈哈哈~可笑!”

听到阿瑟·冰川的话,意识已经有些昏沉的东海海王格雷厄姆·海歌却不知怎么忽然清醒了几分。

他惨笑了一声,看向两个昔日兄弟的目光中带着一抹仿佛已经看透了一切的凛然和清醒:“该醒悟的,是们!继续一意孤行下去,海妖一族迟早会被们带向灭亡!”

穆戈尔·怒涛闻言看了他一眼,脸上表情不变,眼神中却多了几分冷意。

“格雷厄姆老哥。我敬年长,才叫一声老哥,可别给脸不要脸。”

北海海王阿瑟·冰川紧拧着眉,满心不耐,但想起多年的交情,到底还是耐着性子继续劝说了一句:“穆戈尔兄弟雄才伟略,他的所作所为皆是为了复兴我海妖一族。我相信,在他的引领下,我海妖一族必然会重铸祖先的辉煌!老哥,难道不想看到那一天吗?”

“重铸祖先的辉煌?”格雷厄姆·海歌摇头叹息了一声,眉目间满是悲凉,“说得简单,做起来何其艰难?我海妖一族三代海神,哪一位不是雄才伟略,惊才绝艳?们以为自己是……咳咳咳~”

情绪激荡之下,他不小心牵动伤势,忍不住剧烈咳嗽起来。

“王!”

“吾王!”

旁边的几个护卫焦急地扶住了他,其中一个更是取出了一瓶药剂想要喂他喝下去,却被他摆手拒绝了。

能喝的治疗药剂他早就喝过了,这些普通药剂喝了也没什么用。

猩红的血沫不断从他口鼻中溢出,他却像是浑然不觉,仍旧喘着粗气断断续续说道:“们以为自己是谁,能做到……做到无数先祖都没能做到的事情?”

“神的威能何等浩瀚,就算光明神如今落难,又岂是我们几个连半神都没达到的存在能够抗衡?可惜,一步错,步步错……终究是我技不如人,无力阻止们一步步踏入歧途。我格雷厄姆·海歌愧对先祖,也愧对将守护族群的重任交托给海歌一族的海神殿下……”

说到这里,这位昔日曾经雄霸东海的老海王眼神黯淡,仿佛已经看到了海妖一族的穷途末路,就连声音里也充满了悲怆。

“冥顽不灵!”

北海海王阿瑟·冰川再也听不下去,满面寒霜地背过了身去,来了个眼不见为尽。

西海海王穆戈尔·怒涛却没有动怒。

他曾经跟格雷厄姆相交莫逆,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对他的脾气秉性自然再了解不过。这是个固执,却也令人尊敬的对手。

他统一四海,进入海神遗址,是为了带领海妖一族再次崛起。因为眼下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或许也是海妖一族唯一的一次机会,一旦错过,海妖一族或许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格雷厄姆扼守门户,却是为了海妖一族的长久稳定。因为他真的打心眼里认为自己是错的,认为自己的行为会把海妖一族带入深渊,所以拼上性命也要阻止自己。

这不是私人恩怨。

说到底,不过是理念不同,立场不同而已。

要不是双方的理念分歧实在太过巨大,他这辈子都不愿意跟格雷厄姆兵戎相见,更不愿意走到生死相搏的地步。可惜……

穆戈尔·怒涛叹息了一声:“既然执迷不悟,那本王,就只能送回归海神的怀抱了。”

说罢,他握紧了手中的海神三叉戟,磅礴的海洋之力汹涌而入,这件破损神器中的法则之力瞬间有一丝被他调动了起来。

法则之力的乃是神的力量,即便他如今已经8级巅峰,依旧要耗费很大的心神才能勉强调动一丝。

然而,哪怕仅仅是这微末的一丝,他就仿佛成为了这片海洋的主宰,可以执掌生死,号令乾坤。

磅礴的力量在他身周涌动,不知不觉间,他浑身的气势越来越强,越来越强……一股让人心悸的威势,渐渐从他的身体中迸发出来。

“该死!他们两个怎么还不出来?”

莉莲娜早在东海海王和穆戈尔·怒涛说话的时候就已经退到了寝殿里,守在了西海海王格雷厄姆·海歌身边。

这会儿见情况不对,她银牙紧咬,整个人的神经已经紧绷到了极致,连说话声音都暴躁了起来:“梅森老会长,快想想办法!”

“别打岔。”

梅森老会长神色紧绷,语气也有些焦躁。

眼见着格雷厄姆·海歌一副已经完认命的样子,他连忙凑过去低声道:“海王,听我说。我手上有空间传送卷轴,等会我会想办法干扰穆戈尔的注意力,跟莉莲娜抓住机会赶紧离开这里。”

出乎预料的是,格雷厄姆·海歌竟然摇头拒绝了:“们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身后就是海神殿的入口,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我就绝不会离开。倒是们,这本就是我海妖一族的事情,没道理让们为此身陷危险之中。趁现在还走得了,们赶紧走吧~”

“海王,这……”梅森老会长愣了一下,一时间心情无比复杂。

莉莲娜脾气一向比较暴,紧要关头哪有心情听他们俩推来推去,磨磨唧唧?

见老海王还想再说,她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话:“我管愿意不愿意呢!我的任务是阻止穆戈尔·怒涛打开海神殿,同时确保的安。要存心想死,我就把打晕扛着走,我不信还有能力反抗。”

东海海王格雷厄姆·海歌完没想到她居然会这么说,竟一下愣住了。

就在三人说话的时候,西海海王穆戈尔·怒涛身上的气势已经攀到了顶峰,几乎堪比9级半神的强大威势在海水中弥漫开来,浩瀚如同天威,让人头皮发麻。

“老哥,对不住了~”

穆戈尔·怒涛垂眸看着格雷厄姆·海歌这位昔日的大哥,缓缓举起了手中的三叉戟。

然而,就在他准备出手的时候,前方的海底山脉蓦地一震。

下一刻。

一股无与伦比的威势骤然冲破海底山脉的阻隔爆发开来,可怕的威势直冲海面。

一瞬间,竟是连穆戈尔·怒涛那堪比9级半神的威势都被它压下了去,强势得让人胆颤心惊。

穆戈尔·怒涛骤然愣住:“怎么可能?!”

莉莲娜拽着东海海王格雷厄姆·海歌的胳膊,正准备强行带他离开,见状也一下愣住了。

梅森老会长撕魔法卷轴的动作也蓦地一顿。

两人相视一眼,眼神中不约而同闪过一抹惊喜:“难道……”

就在所有人惊疑不定的时候,寝殿之中,原本看起来就像是寻常墙壁的地方光影变幻,忽然出现了一道沧桑古朴的石门。

“轰隆隆~”

厚重的石门缓缓向两边打开,恐怖的威势随着石门的打开宣泄而出。

所有人下意识地扭头看去,就见一道绰约的倩影从门后游了出来。

她有着精致绝伦的绝美五官,一双墨绿色的眼眸仿佛倒映着星辰和大海,深邃,明亮,神光湛然。

随着她的游动,湛蓝色的长发在海水中舒展开来。

清亮的月色透过东海王庭破碎的穹顶洒落在她身上,她整个人仿佛镀上了一层银光,仿如天威般的恐怖威势在她周身弥漫,隐约间,竟透出了几分神祗般的威仪。

如同海之女神,浩瀚,威严,让人不自觉地心生敬畏。

……